Pemberley

【璧花】花谢花开(三)

       一   

       三

       “那个时候明明是我犯了错,连夫人不能打我,就让你跪在地上,在我面前用鞭子抽你,我当时吓坏了,回府就发起了高烧,几天没下床,把老祖宗和爹娘也惊到了。”

       这段往事发生在连泽天将军去世后一两年光景,是花无谢往连府跑得最勤的时候。连泽天在南疆打了败仗后,铩羽而归,皇上没有怪罪,只将他闲置了起来。世人惯于捧高踩低,同僚避让唯恐不及,只有平日交好的寥寥几户还有联络,花家是其中一个。两家是世家交情,连城璧和花满天差不多年纪,比二子花无谢年长数岁,平日里花无谢也会缠着连城璧一同玩耍。未料不出数月又横生事端,京城谣言四起,说连泽天在南疆战役中不敌,竟当场求饶,投降后才想方设法逃回京城。一时间风声雨声嘲笑声向连府袭来,连泽天不堪受辱,悬梁自尽。连夫人白氏性格刚烈,最顾及体面,关起宅门,将年幼的儿子抚养成人。

       发烧事件后,花府就不太惯着花无谢肆无忌惮地往连府跑了,两家就渐渐生分起来,连城璧在母亲的敲打中硬梆梆地成长起来,金榜题名,入朝为官,位列人臣。

       “我那时太小了,看到你被打也做不了什么,现在不会了。”

       “现在你会什么?”连城璧看着他。

       “我会去求连夫人,老祖宗说过只要我花无谢求人,就没人会无动于衷的。”说着还做出了双手抱拳的求求手势,眼神也随机搭配了见者心软的诚恳眼神。

       杀伤力让连城璧转过头,轻咳一声来掩饰。

       却不知,这个眼神不久后就有了发挥的场合。

       “什么?你要和花尚书一行人上战场?”

       “是,”花无谢诚恳地望着他,“爹和大哥身先士卒保家卫国,我也想去尽一份力。”

       “胡闹。”连城璧一口气堵在胸口,“你爹是兵部尚书,你大哥是二品大将,此去南疆是职责在身,战场是极凶险之地,你不要逞孩子气。”

       “你们为什么就看不起我呢?我怎么就不能上阵杀敌了?”花无谢嚷。

       “你们?看来花府是拒绝了你的请求。”连城璧哼一声,“无谢,保家卫国有很多方法,打仗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我不是一时意气,我考虑了很久,这次南疆的战事来得莫名,半年前,大哥才将他们打回老家,这才安稳多久时间又卷土重来,背后怕不是有其他势力。”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朝中事务有我们处理,对外战事有军队将士。”

       “城璧哥哥,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能出一份力呢?我不做将不做帅,好歹还有一身好武艺,”花无谢表情很认真,直视连城璧的眼睛,“父亲年事已高,大哥也已娶妻,战场上多一个人,也能多一份力量。”

       “不许去。”连城璧心头火烧得旺,“你怕是忘了你已经是连府二少爷,别说打仗的事和你无关,花家的事情你也少插手。”

        花无谢站直了身,神情严肃:“你什么意思?我虽然入了连家族谱,也改变不了我的出身,花正坤是我父亲,花满天是我兄长,花家是我最重要的地方,有我最珍视的人——”

       连城璧每听一句脸色就更沉一分,他打断花无谢的话,“是啊,这京城谁不知道你花无谢是花家备受宠爱的二少爷,从小在蜜糖罐子里长大,敬爱祖母,体贴父母,兄友弟恭,对丫鬟们都客客气气不说一句重话,连一花一草都爱惜如珍宝。你这么多情多爱,怎么就不知道——”他突然止住话,“不必多说了,这件事情我、你爹和你大哥都不会答应的,到此为止。”

       不欢而散之后,花无谢发现自己被盯梢了,只要离开院子,到哪里都有连家的护院前前后后盯着,无法脱身,只得在出征之前去花家和父亲大哥做了告别。

 

       花无谢在院子里坐着,心烦意乱,今日从花府回来得到一个消息,他那个子比脑子窜得快的三弟失踪了,对身边人的细细盘问后,应该是偷偷跟在花家军中混入了前线。花无谢一边安慰着急的老祖宗和母亲,一边暗自念叨,没料到自己本来的计划被老三占了先。

       壮志不能酬加上对家人的担忧,脑子里各种情绪交织而来,让花无谢无法静心,仿佛和他的烦躁相呼应,前院传来杂乱的声音,不是人的吵闹声音,而是因为人多而带来的焦灼之气。

       他不由自主走到前院,金哥跟在他身后,就看到书房门口不少下人进进出出,端着水盆的,拿着东西的,每个人脸上都是愁眉不展。

       “冰冰姐姐,出什么事了?”花无谢看到冰冰从屋里走出,连忙上前询问。

       冰冰抬起眼睛,有哭过的痕迹,让无谢不由得紧张起来。

       “二少爷,少爷、大少爷在回府的路上遇刺,受伤了。”

       “什么?!”花无谢震惊。

       “现在张御医在诊治,流了很多血,大少爷还昏迷着。”

       “我进去看看。”花无谢抬脚入了书房里间,血腥味迎面扑来,他看着下人将血盆子端下,换上干净的水,又被染红。

       他屏息往床上看去,连城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御医正清理伤口,伤处在靠近心脏的地方,一个不小的血窟窿,还在向外渗血。

       他等御医的处理告一个段落,就开口问:“张御医,连大哥的伤势如何?严重么?”

       张御医见是他发声,起身行礼,“二少爷,连大人是箭伤,还好未伤及心脉,我已经处理好了伤口,只是失血有点多,要好生将息一阵子了。”

       花无谢放下悬着的心,看御医到一旁书桌上写药方,他就走到床榻前细细观察,连城璧似乎感应到了有人探视,睁开眼睛,看到是他,虚弱地笑:“无谢。”

       花无谢忍不住帮他把被子掖了掖,“怎么会遇刺了?”

       “我没事,”他咽了咽口水,努力多讲几句:“总有人想要解决人,而不是解决问题。”

       花无谢看他说话不易,就不再引他开口,“你好好休息,府里有我。”

       连城璧点点头,闭眼睡去。

 

       此后花无谢在连府书房、花府和自己的无垢居中来回,忙得没有时间心烦意乱。

       花无谢正要从书房门口进去,经过端着一碗药汤出来的冰冰身边,两人身形交错后,花无谢觉得不对劲,转过身叫住人:“冰冰姐姐,这药怎么了?”

       冰冰停下,手里托盘中的药碗还冒着气,“二少爷,这是大少爷的药,大少爷不喝药。”

        哈?花无谢没听明白,“不喝药?生病了为什么不喝药?”

       冰冰表情有一瞬间欲言又止,但还是说了出来,“大少爷自从夫人走以后就不喝药了。夫人待少爷一向严厉,只在生病的时候会温柔照顾,以前都是夫人亲手喂药的,夫人去世后,我每次都按照大夫的方子煎药,少爷从来不碰。”

       花无谢嘴巴动了动,一时间有很多情绪涌来,“那病怎么好?”

        “大少爷身体底子好,不轻易得病,有时候受伤就只用外敷药,或者自己硬抗过去。”

       “我倒是不知道自己进了个神仙洞。”花无谢看着那碗深色的汤汁,“给我吧,我送进去试试。”

       “二少爷,”冰冰吃了一惊,吃了一惊,“少爷他——夫人——”

       “冰冰姐姐,你去帮我取点东西过来。”

 

       (未完待续)
        改了下章节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