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mberley

【璧花】花谢花开(十四)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萧灵子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徒儿,一筹莫展。

       花无谢已哭得双眼通红,膝盖着地往前挪了几步,拉住萧灵子的衣角。

       “师傅,师傅,你救救他救救他。”

       萧灵子想要拉起他,“你先起来,地上凉。”

       花无谢摇摇头,萧灵子叹了口气,“无谢你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她一向怜惜这个徒儿,看他哭得厉害,自己眼眶也跟着红了。

       花无谢也不管眼泪流得满面,拉着她的手:“我也不想这样的师傅,我控制不住,如果城璧有什么事情,我真的接受不了。”

       萧灵子也是怕花无谢的身体承受不了这两天的情绪起伏,连忙说:“他没有性命之虞,不过内力失了大半,武功怕是恢复不到从前了。”看到花无谢眼睛里又淌出几道泪,又继续道:“他自断经脉时候留了一手,只是看着可怖,不过这伤势是要养上一段时间了。”

       花无谢低下头不响,萧灵子又说,“不过比你那时候要好一些,虽然严重但是他的求生意志比你强多了,大概还是有牵挂的人吧。”

       “师傅,我那个时候原就是不顾性命地去报仇,他虽然是司马光宗的学生也没有牵涉其中,但我心里面还是落了恨意,所以回来以后也未去找他,想着这原就是花家的事,本来就与他无干。但是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说要护着我,我——”

       花无谢哽咽了,还是继续说,“我知道哭没用,我就是忍不住,我看到他那副样子,他倒在我怀里,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我只是觉得,如果师傅救不了他,我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萧灵子又叹口气,还是把花无谢扶了起来,“他会没事的,就跟你一样,虽然想要恢复到从前是不可能了……”指了指屋子的方向,“你去看看他吧,差不多也要醒了。”

       花无谢走近屋里,发现连城璧睁着眼睛,看到他便努力抬起手,前一日倒在他怀里不能动弹的样子仿若还在眼前,双目雾蒙间,听到一声叫唤。

       “无谢。”

 

       院子里的春花开得茂盛。

       花无谢端着药脸上带着笑意,连城璧已然坐起,皱着眉头看着他手中的碗。度过危险期后,连城璧就进入了旷日持久的药汤战线,而他对药汤的抵触天地可鉴,纵然每日有花无谢亲手相喂,也始终意难平。

       他看着花无谢轻轻慢慢地捣着汤勺,开口前先放弃地叹了口气:“这要吃到什么时候?”

       花无谢小心翼翼地用勺将药汤渡到连城璧嘴里,看他吃了几口才说:“等你可以下床走动了。”

       连城璧其实可以一口气灌下,让痛苦来得急走得快,偏偏爱看花无谢喂药时候的认真模样,他一边喝一边盯着花无谢的脸,然后看到花无谢的脸慢慢烧起来,红到脖子以下。

       “你盯着我做什么?”花无谢等碗见了底,轻声说。

       “昨日萧灵子姑姑说我恢复得很好,很快就能下地了。”

       花无谢点点头,沉默了半晌才说话:“城璧哥哥,你的伤复原得很快,但是内力大伤武功尽失,想要回到从前那样,恐怕是不能了……”他看着对方的眼睛:“你的武功是连夫人每日每夜一点一滴督促起来的,现在连这点回忆的见证都要没了。”

       “无谢,”连城璧凑上前轻轻抱住他,“你和我说过,不要用回忆惩罚自己,前尘往事譬如昨日,只要你还在我身边,从今往后我就当新生了一般,好不好?”

       “嗯。”花无谢在他肩膀上发出声音。

       “那你也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辈子都不要离开我。”

       “……好。”

       如此便好。

 

       (完)

        赶在跨年前发了,还有篇需要外链的番外,跨年后发吧~2018要再见啦,大家平安喜乐。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