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mberley

【璧花】花谢花开(十三)

                 十一 十二

       十三

       一辆在京郊快道上疾驰的马车里,一位老者闭目养神,一位年轻公子警觉地盯着身边另一个青年,那一位靠在窗棂边,面色苍白,看着有点虚弱,眼睛却很有有神,对上公子目光的时候也毫不退让。

       司马清风冷笑出声:“萧大夫稍安勿躁,等我和父亲确保安全无虞了,自然会放你一马。”

       “萧大夫”自然便是花无谢,他看着他说:“带上萧某,路途上司马大人有个头痛脑热骨折刀伤的,也有人治。”

       司马清风也不理会他的讥诮,“萧大夫你也用不着现在冷嘲热讽,你在我家好好的,为何要与连城璧暗通款曲,无事惹得一身腥。”

       “那大人倒是误会了,我和连大人数面之交,还是首辅大人关照的,拿我做人质,未免太看得起萧某了。”

       一旁的司马光宗也睁开眼睛,“到底有没有用,总会——”

       说话被马车的急停打断,司马清风提着剑,推着花无谢下了马车。

       连城璧骑在一匹马上,用手中的刀指着马夫,看到从马车上下来的三人,下了马向他们走去。

       连城璧是直接从司马府赶来的,他和杨开泰带着圣旨赶到司马府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他们马不停蹄地将涉案人员往京城赶,为了避开刑部可能存在的暗探,连城璧在京郊国道的驿站里审讯,还赶上了一场斩草除根的好戏。前来的杀手虽然武功不弱,但也不是连城璧的对手,负隅抵抗后几个人被收监关押,一同作为关联人士送往刑部大牢。等案情指向司马光宗的时候,连城璧等人进宫面圣,求得旨意,带着官兵围剿了司马府邸,未料还是迟了一步。

       连城璧找到他放在司马府的刘午,知道花无谢前几日醒来后还在府中未见异常,昨日起就未曾见过人影,和司马父子消失的时机一致。

       他交待了杨开泰几句,一个人一匹快马赶了一天一夜。

       司马清风看到他眼底透着血丝向他们走来,手中的剑刃抵着花无谢的脖颈,连城璧心下一跳,面上仍是沉静如水的表情,他停了脚步:“司马清风,官场上的成败,何必连累无干系的旁人。”

       “旁人?”司马光宗站在一旁似笑非笑,“让你巴巴地在一个人一匹马赶来,我看也是不寻常的旁人了,你说是不是啊,”他转向被挟持的人,“花二公子。”

       此言一出,连花二人脸上都起了变化。

       司马清风得意地笑笑,“本来只觉得你答应来府中有些蹊跷,父亲命我去查你的事情,知道是三年前才到了那个村子,入了萧灵子的门下。时间未免有些太巧了,特地让你和连城璧碰面,也是想试探一下,没想到故人这么好用。”他的目光在花无谢脸上巡了一圈:“本来倒是不觉得怎样,不过仔细看看,你这张脸倒是比那花二的更有韵味一些。”

       连城璧禁不住往前跨了一步,让司马清风紧张地抬起了手中的剑,剑刃在花无谢脖子上划出了细细的伤痕,冒出来的血珠子惹得他的眼睛更红。

       “你们不要再做困兽之斗了,逃不掉的。”

       “逃得了逃不了要看我们自己的本事,不过既然我有花无谢在手,自然要充分利用。”司马清风给了旁边马夫一个眼神,马夫卸下了马身上的车轭,护着司马光宗骑马离开。

       连城璧也不看他们离去的身影,眼睛只盯在司马清风和花无谢身上,“你还想怎么样?”

       “连大人你别急,我的武功大概略逊你一筹,不过我今天就算走不了,也会拉着连大人一起。”

       花无谢听着皱起眉头。

       “连城璧,如果想要花无谢活命,就在此自断经脉,不然,就看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剑快。”花无谢无暇顾及脖颈处收紧的剑,他看到连城璧看着他半晌,缓缓张开双臂。

       “不、不不不不不,”他盯着连城璧,要不是司马清风抓着他,他就要冲出去,“连城璧,不可以——”

       下一刻的景象在花无谢眼前像是在慢放一样,连城璧拿着刀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圆弧,随后身体各处发出气体爆裂的声响,血柱子像利刃一般从身体内窜出。眨眼间,他双腿一软,跪在地上,鲜血不断从唇边涌出,眼底的红色也像溢出的血,形容可怖,司马清风也愣在当场,竟让花无谢从剑下挣脱出,冲上前抱住连城璧要倒下的身体。

       “城璧哥哥,连城璧!连城璧!”花无谢心神俱乱,声音中已带了哭音,他想去搭脉查看,手却抖得根本落不下。

        司马清风走近两人,弯下腰去探连城璧的鼻气,手指刚要碰到脸部,眼前一道亮光闪现,脖颈已被利刃划破,血液喷薄而出,溅到了花无谢和连城璧的身上,他嘴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死不瞑目地倒在一旁。

       花无谢看着自己身上的匕首在连城璧手中缓缓地滑下落在地上,他的眼泪再也不受控制地涌出。

       “城璧哥哥,你坚持一会,我、等我去找师傅,她会有办法的——”

       “无谢,”连城璧想要摸他的脸,却抬不起手,花无谢拉住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紧紧贴住颊面,眼泪不断滚落到连城璧手上,连城璧想要帮他擦掉泪水也做不到,他开口:“无谢,如果我有事,你别怪自己,我是要护着你,你——”话说得急了,咳出更多的血,花无谢擦掉他唇边的血渍。

       “城璧哥哥,你不会有事的,城璧哥哥,城璧——”他看着连城璧的眼睛在他面前缓缓合上,那一瞬间,他恨透了自己三年前的决定,现在他体会到了连城璧那时看着他坠崖的心情。

       (未完待续)

       快结尾了,不拖到2019。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