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mberley

【璧花】花谢花开(七)

       

       七

       花无谢坐在床边,不自知地用手摩搓着白色中衣,白天那番对话之后,他跪在地上,眼睛并未离开地面,也不知连城璧说出那句话时是什么表情。

       叹了口气,他离开床边,走到外面桌子旁,拿起桌上的水壶直接凑上去喝水,水刚入喉,就被推门而入的响声惊到。

       连城璧推开门就看见花无谢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他关上身后的门,一步步接近屋里人。

       花无谢在最初的吃惊之后马上恢复了镇定,说出口的话如同泼出去的水,这个时候他必须想方设法保住花家,而他的办法不多。

       连城璧看到他垂顺下来的眉目,心中的不快愈加翻腾,掺杂着从身体深处冒出的火苗,让他的表情更显阴沉。

       饶是花无谢做好了思想准备,看到他的脸还是不自觉地瑟缩了下,小声叫他的名字:“城璧哥哥——”

       听到这声称呼,连城璧的脸色缓和了一点,他盯着无谢刚喝过水显得湿润的嘴唇,沉声说道:“无谢,你白日里说的话,是我以为的那个意思么?”

       花无谢只能硬着头皮点头。

       连城璧自嘲地一笑,“你对花家尽心尽力,倒显得我瞻前顾后、畏畏缩缩了。”

       “城璧哥哥,我——”花无谢的话倏地被打断,还没对压过来的人来得及有反应,唇上传来湿热的触感,他本能地要后退,却被腰间一只手牢牢握住,无法动弹。

       他想发出抗拒的声音,却被对方的吻锁在呜咽中,慌乱中连城璧的舌头灵巧地进入他的口中,勾弄他的舌,把他的脑子搅得一团热。唇舌交缠的声音在耳边缠绕,他只觉得感官异常分明又糊成乱泥,似乎还尝到了对方嘴里的酒味。

       等到一吻结束,花无谢才听到自己的喘息声,也盖不住他的不适和窘迫。他恼羞地双手推拒着连城璧的靠近,连城璧用手指抚过他因亲吻而泛红的嘴唇,轻轻说:

       “任凭差遣,嗯?”


        完整版


       此后连城璧在书房和无垢居两头住,花无谢也没什么异常,照旧赏花、练剑、过日子,偶尔在院子里打盹。

       连城璧悄悄走近支着额头闭目养神的无谢,眉目如画一般,呼吸平缓而温柔。连城璧安静仔细地端详了无谢一阵子,顺手拿起石桌上的纸笔,画了起来。

       花无谢并没有睡得很沉,悄无声息地醒了过来,睁开眼就看到旁边站立作画的连城璧,沉静又稳帖,连呼吸都带着克制。

       他轻轻地起了身,没有惊动身边人,悄悄地靠近,透过他的左肩看画纸上的自己,这个角度还能看到连城璧浓密的睫毛和有棱角的侧颊。

       没有放松呼吸,他把下巴靠在了那人的肩膀上。

       连城璧觉得左肩一沉,转过头看到花无谢半眯着眼睛把身体一半的重量靠在他身上。

       他微微笑,放下笔,左手揽过无谢的腰,把人拢在自己怀里,无谢得寸进尺地把全部重量都靠了过来。

       “还困?”

       肩膀上的脑袋点了点,发出嗯的模糊音。

       他的手在腰背处轻轻地拍,“最近休息得不好?”他这几天因为朝事繁忙,都歇在书房。

       肩膀上的脑袋摇了摇,还是闭眼靠着。

       “对了无谢,你想不想入仕?”

       怀里身体紧了紧,他安抚地拍一拍,“如果你有这个意向,我可以去疏通一下。”

       花无谢直起身子,离开了有体温的依靠。

       他笑笑,“我入仕做什么?好吃懒做惯了,不习惯官场,也志不在此,不过,”他认真地想了想,“飞扬是要继承爵位入朝为官的,城璧哥哥,你帮帮他吧。”

       连城璧点点头,“虽然丁忧三年,不过也可以提前准备起来,我会留心的。”

       花无谢对他扬起笑容,让他忍不住想靠近一点,“我这几天会有点忙,你要照顾好自己,如果累了就回屋里休息。”

       “我只是练剑歇下来觉得有点困,”花无谢不以为意,“你在忙什么?”

       “下月冬至是祭天大祀,这阵子都在为祭祀做准备。”连城璧坐下说。

       “祭天大祀?”花无谢想了想,“我记得五年前也办过一次,那时我爹和大哥去了,是在京郊无恒山的源坛上吧。”

       “是那里,今年这个大典一方面为了南疆战事的平息,一方面也是为太后祈福。”太后因为长姐——花府老祖宗的过世而思虑过重,身体时好时坏。

       “那个时候我和飞扬就在官道上接我爹和大哥,因为说当天文武百官不能带随身武器和侍卫,所以我娘和老祖宗让我和老三去接人。”

       连城璧细细观察花无谢说话时候的神情,说起故人并未发现异样,才放下心,点点头。

       “这个规矩是太祖定下的,除了皇上身边有侍卫,其他人都需要轻装上阵,所以各家的侍从都会在官道上迎接。”

       花无谢的手在衣袂里握紧,几乎感受到自己在微微出汗。

       他没有想到,机会来得如此快。

       (未完待续)

       

评论(1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