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mberley

【璧花】花谢花开(四)

         

       四

       连城璧半躺在床上闭目养神,一股药汤的味道窜入鼻子,他皱了眉,开口斥道:“怎么又端来了?”

       张开眼的同时看到他的义弟端着药碗,用勺子轻轻搅底。

       “无谢,”他看着那碗药一步步离他越来越近,他不安地动了动身体,牵动了伤口,“你干什么?”

       “我来喂你吃药。”花无谢吹一吹勺子,慢慢递过去,连城璧因为受惊过度眼睛张大了看着花无谢,没有躲开那勺药汤。

       勺子轻轻倾斜,花无谢顺势将第一勺喂入他嘴里,连城璧口中突然被陌生的苦涩味道侵袭,这种感觉太久没有出现在他的人生中,他忘了如何反应。

       紧接着第二勺就跟上了。

       花无谢一边喂一边说话:“我做这个很有经验,以前老祖宗身体不好的时候,我去侍过药的,老祖宗都夸我,你知道,我家老祖宗是长公主,可挑剔了,她能夸我说明我真的很厉害。”

       连城璧看着花无谢带着笑意的脸和絮叨地说着他侍药时候的丰功伟绩,一时间他倒也忘了被喂的是药这件事,在间隙还回击道:“那是老祖宗看在你的心意上这么说的。”

       “是吗?可是我觉得我侍候得很好的,你说呢,城璧哥哥?”

        连城璧收回放在花无谢脸上过久的目光,才发现一碗药已快见了底。

        “你看,这不是喝完了么?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苦吧。”

        “我不是因为苦才——”连城璧掐住了话头。

       花无谢转身放好碗,从托盘中拿了小碟递给连城璧,“这是解苦的蜜饯甘果,我不知道你不吃什么,就让冰冰姐姐随便都拿了些。”

        连城璧口中的苦涩味道散得差不多了,其实也并不如记忆中那么重,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想把胸中冲撞的情感呼出去,“无谢,我——”

       “城璧哥哥,过去的人很重要,可是不要让他们成为枷锁,不要用回忆惩罚自己。”

       花无谢起身,“在你喝药的时候,我都会过来的。”


       有了药汤加持,连城璧的伤恢复良好,花无谢每天都会去探病,一天去晚了,看到冰冰端着东西从里屋走出。

       花无谢看看空碗,轻声笑说:“还以为今天要喝晚了。”

       冰冰也笑,“二少爷,大少爷等了您好久,我看药汤凉了想去热一下,大少爷才不情不愿地喝了。”

       两人相视而笑,里屋传来声音:“冰冰,不要多嘴。”

       冰冰连忙敛住笑意,行了礼后走开。

       花无谢慢慢走进床边,看到连城璧正要拿茶杯,帮忙递过去,一边说:“你对冰冰姐姐太严厉了,我大哥房里有个丫鬟叫幽月,也和冰冰跟你一样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感情很好,虽然我大哥娶了千寻姐姐后没有通房……你看我干吗?”花无谢被连城璧的直视打断了要说下去的话。

       连城璧喝了口水,嘴里药的苦涩散了大半,“你想说什么?”

花无谢坦荡荡,“之前我回花家,老祖宗还问我你什么时候娶亲生子,我想着这原就是个人私隐,而且你房里也有冰冰姐姐——”看着对面连城璧的脸色变了,疑惑地开口:“嗯?难道我猜错了?冰冰姐姐不是?”

       “不是,”连城璧硬梆梆地回,“她父母都是家仆,之前一直在母亲房里伺候,娘过世以后才到我房里。你想多了,”他看看有点不好意思的花无谢,“如果我急着娶亲,今天坐在这里的,怕是你那几个妹妹其中一人了。”

       花无谢回想起入府前的风波,想着赶紧翻过这一篇,就随口说,“我那三个妹妹,含羞已经和谢家大哥有婚约,娉婷还小性子有些顽劣,无颜是三人中和我最像的,不过我娘不愿意——”话音戛然而止,只能笑一笑蒙混过去。

       连城璧不给他这个机会,“为什么不愿意?我连家虽然不是富贵滔天,也不会委屈了女主人,何况若她和你相像,想必是个心善的美人。”

       花无谢脑子没有眼珠转得快,支吾了两声,“就是,就是你和司马首辅的关系,你知道司马家和花家素有不和,我爹娘不舍得女儿卷入朝堂之事。”

       “不舍得女儿,就舍得你?”

       “我是男子,也不会理会那些市井流言。”

       “什么流言?”

       “……就是说你为虎作伥,和司马光宗沆瀣一气之类的……”

       “还有呢?”

       “没、没有了。”

       连城璧用手抚了抚眉毛,嘴边浮起一些笑意,“没有关于我的趣向的话语么?比如不喜佳人只好男色?”

       花无谢吞咽了下,生怕自己冒犯唐突了,“城璧哥哥,这些都是捕风捉影,不,都是些没有影子的流言。”

       “如果是真的呢?”连城璧直视花无谢的眼睛,一眨不眨,“如果是我拒绝了和花府小姐联姻的提议呢?”

        如果我想要入连府的人,一直是你呢?

 

       花无谢几天未出现,让连城璧暗忖是不是上次吓过头了,在一日回府的时机在书房门口撞见了。

       “城璧哥哥,你的伤还没好,怎么就出门了?看你的脸色也不太好。”

       “我不碍事,有些事必须要去处理一下,”连城璧挥挥手,“对了,你这几天回花府了没?那边可好?”

       “挺好的,只是家里女眷挂心南疆的战事。”

       “那便好。”连城璧想想又说,“你们也不必太过忧心,皇上会加派谢将军作为援军,不日出发。”

       “是吗?”花无谢露出喜色,“谢将军骁勇善战,必能助我爹和大哥一臂之力。”他又沉思了会,“现在派谢将军赶赴战场,是因为南疆那边的形势更紧张了么?”他停下来看着连城璧,内心想询问父亲和兄长的安危。

       连城璧伤没好全,这一日站久了,脸色更惨白一片,他慢慢走回里屋,坐下歇口气,“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消息传来,还不必太过担忧。”

       花无谢也就不便再追问下去。

       谢家军的开拔很快就到来了,战事升级,后援的加入犹如一剂强心针,也终于传来了捷报,朝廷上下都松了口气。花无谢发现连城璧比受伤前更忙碌,终日见首不见尾,想向他打探父兄消息也总没有机会开口,只能做在院子里以笛声排解郁郁之气。

       一曲吹奏结束,发现有深色身影慢慢走向他。

       “城璧哥哥。”

       连城璧坐在对面的石凳上,也不说话。

       花无谢打量他的神色,心想要不要趁此机会询问,正准备开口,未料对方先开了口。

       “无谢,我有些话想与你说。”

       “嗯。”

       连城璧右手摩搓着桌上茶杯的边沿,又陷入沉吟不语中,花无谢的心跳开始加速,一种不好的预感涌来。

       “谢将军不日即将班师回朝,南疆那边的战事算是消停了。”

       花无谢的心似乎跳到了嗓子眼,迫着自己发声:“我爹和大哥也会一起回来了是吧?”

       连城璧看着他,眼里一片墨色。

       “无谢,你听我说。”

       花无谢像是承受不住似的猛地站起身,带动了桌上的玉笛,啪的一声滚落下桌,在平静的夜晚发出突兀的响声。

       “花尚书和花将军,在谢家军到达之前,带领官兵死守南关,以身殉国。”

       花无谢愣住了神,一动不动,眼眶里逐渐布满了不信、惊骇、无助、紧张的情绪,他回过身就要往屋里走去,不防踩到了地上的玉笛,脚一崴,身子失去平衡就要倒下。连城璧眼疾手快地拉住他臂膀,撑住他防止他摔倒,却发现他全身都在发抖。

       “无谢,我想第一个告诉你这个消息,你——”想说节哀,但至亲离世,又怎能控制。

       “城璧哥哥,”花无谢转过脸,连城璧看到他发红的眼睛,“这消息是否可靠?”

       “我多方确认过了,谢将军会亲自带着遗体回朝。”

       花无谢的喉结滑动了下,眼泪终于掉落,他克制住情绪,“我先回房了,让我自己待会儿。”

       连城璧点点头,放开抓住他手臂的手,看着花无谢稳了稳脚步,向屋里走去。

 

       花无谢在房里待了三天,连城璧每天都来看他,每次都是宝柱出来回话,他只能对宝柱说:“照顾好你家少爷,我明天再来。”

       第四天,宝柱请他进里屋,连城璧看到花无谢清瘦不少,不过精神尚可,坐着向他点了

       点头。

       “城璧哥哥,有些事我想问清楚。”

       然后开始细细询问父兄消息的来源、战事状况和后续处理,连城璧把自己知道的一一相告,花无谢深深吸了口气,眼睛里的红血丝也在克制情绪。

       连城璧想开口安慰几句,就听到花无谢说:“我要回花府一次,我希望能亲自告诉老祖宗和娘这个消息。”

       “也好,需要我陪同么?”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的。”

       连城璧缓缓地点头,“我叫人驾车送你过去,也不用急着回来。”又想到了什么,“我让张御医也过去,以防万一……”

       花无谢之后才体会到了连城璧的良苦用心,母亲和大嫂听到消息后不支倒地,谢千寻被诊断出了身孕,反倒是最让无谢担心的老祖宗在噩耗前挺了下来,只是让人搀扶着回了房,不要任何小辈相陪。

       无谢在花府待了两天,差不多都安顿好了所有人才启程回连府,在马车上精神不济地寐了起来。马车经过市场中心,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突然有人打开他的车门,窜了进来。

       警觉心让他马上醒过来,睁开眼看到一个经了风霜疲惫纵生的面孔。

       “三弟?!”

       “二哥!”花飞扬悲痛地喊了一声,抱住花无谢直接呜咽起来。

       “三弟,你怎么——你什么时候,你回来了怎么不回家?”花无谢悲喜交加,一时也不知道问什么。

       花飞扬放开无谢,也不回答问题,就恶狠狠地开了口。

       “二哥,是连城璧害死了爹和大哥!”


       (未完待续)

       被情节卡了,虽然现在也不算理清楚了……

评论(16)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