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mberley

【璧花】花谢花开(一)

       一

       临近过年,花府上下开始布置开来,年味总是该喜庆一些的,内宅之中却笼着愁云惨雾消散不开。

       花府女主人说话声中带了哭音:“老祖宗,连府那样危险的地方,您可不能让无谢去啊……”

     “娘,”跪在床边的花无谢抬起脸,无奈地劝道:“您不要听信市井谣言,连家又不是虎狼之穴,再说,”他转脸对着坐在床榻上的祖母说,“我去,总好过让妹妹们去是不是,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

      花府老太太内心也是混乱,一心想要护着孙儿的安危,“要不我进宫和太后说说看,让皇上不要下圣旨——”

      “不妥,”花正坤阻止母亲,“皇上虽然一直想让花连两家联姻,但说到底也还是朝堂传言,并没有问过我,如今若是推辞,自作多情是其次,驳了皇上面子,那是万万不可。”

     “父亲说的是,而且正是因为这圣旨还未下,我们还有主动权,”花无谢挪了挪膝盖,一双眼睛清澈如水,“连家只是想要和我们花家结盟,父亲不如请旨,将我过继给已故的连泽天将军,这番也和联姻差不多,想必连家也不会有异议。”

       花家子嗣众多,除了花满天花无谢花飞扬三个嫡子,女儿也有三人,连泽天在世时膝下也只有一子,他去世后,连府只剩连夫人白氏和年幼的连城璧相依为命,连城璧自幼由母亲教导,考取功名,步入朝堂,师从首辅,如今已成为颇受皇上青睐的重臣。

      “老祖宗、父亲、母亲,这事情拖不得,万一年一过,皇上下了圣旨,将妹妹许配过去,可是救不了了。”

      花正坤皱眉,觉得二儿子说的正中心事,抬头看到一脸严肃的大儿子,“天儿,你说呢?”

      花满天先把跪在地上又在微微挪动的花无谢扶起,沉吟了一会儿说:“二弟说得没错,这件事情现在必须要当机立断了,不然真的等到圣旨就晚了。”看到母亲脸上泫然欲泣的表情,叹了口气:“我们花家以前和连家也是颇有交情的,虽然这些年淡了,但是念在和连将军的旧情上,连城璧应该不会太为难无谢。”

      “可是那连城璧和司马光宗沆瀣一气,名声那么差,而且,”花夫人嘴唇微颤,“坊间流传,他是个……”话到嘴边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了。

       “娘,”花无谢上前拉住她,“都说是坊间了还信它作甚,连城璧他不管如何也是朝廷重臣,不会对我怎样,而且我武功那么好,打不过我还逃不了么?”

       几个大人被逗笑了些许,房间内的愁绪被吹淡了些。

     “二哥,你觉得这法子那个连城璧能同意么?如果他还是想娶花家女儿的话。”走出祖母的房间,花飞扬还是有点担忧。

      他不会不同意,花无谢在心里回答,因为这是他自己提出的。

      “如果你这么不想你妹妹羊入虎穴,那不妨以身替妹,自己来连府看看这里是不是有人要吃了你们。”这是花无谢去连府想借着儿时的情谊求情连城璧的时候,他冷冰冰丢过来的话。

       花正坤雷厉风行,皇帝在早朝时候随口唏嘘了一句连将军忌日时,就跪下请旨,连将军为国效力,如今人丁稀薄,愿意将二儿花无谢过继给连家,以告慰旧人在天之灵。

       皇帝惊讶之后想了想,觉得这也不失为一种将两家结合的方法,便在朝堂上应允了。花正坤和连城璧跪下谢恩,皇帝扫了眼连城璧,一向冷静自持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事不关己般冷淡。

       花家二少爷无谢元宵节后入连府的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入连府几日后,花无谢终于抽出了空和宝柱一起将连府逛了个遍,从花家他只带了随身小厮宝柱和金哥两人,其余一切从简。没想到他前日刚进了连家大门,从花府运来的马车络绎不绝,送到他眼前。他扶着额听管事用平静的语调说着清单上的物品,挥手叫金哥来替他。

       直到现在,金哥还在库房清点。

       “二少爷,老太太和老爷可真是大手笔啊,送来的那些东西够您用一辈子了,公主出嫁也差不多这个阵仗了吧。”

       “哎。”无谢翻了个白眼警告他不要多话,不去想花家的心意,先把连府好好打量一番。

       比起花府的亭台楼榭和花团锦簇,连府整体显得古朴庄重,他被安排住在无垢居,是连府最大的一个院落。据下人说,无垢居原本是连城璧所住的院子,收到圣旨后就搬离了,着人打扫后,恭迎新主人入住。

       花无谢慢慢地逛了个遍,特别是后门、偏门的路线,他还试着跳上围墙看了看四周围的地形状况,可把宝柱吓了一跳。

      “二少爷,您怎么了?给其他人看到就不好啦!”

让宝柱在墙下仰着头焦灼了一番,无谢才翩然跃下,蓝色衣衫的衣角被风吹起又落下,未留下一丝皱褶。

      “二少爷,这里不是花府,您可不要乱来啊……”

       少爷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就是因为这里不是花府,所以我才要好好看看,天天呆在屋里可无聊死了,哪天我偷溜出去,也好知道怎么回来。”

       宝柱差点没被这个从小到大的活宝少爷吓出一身冷汗,又被背后一个声音惊到不敢动弹。

       “你要出去,没人会拦你,爬什么墙?”

        主仆二人一回头,看到连家当家一身深色衣袍,款款向他们走来。

        心里“哎呀”了一声的无谢赶紧行礼,“连大人。”

       “你我已是兄弟,不必如此生分。”

       “连——大哥。”

        连城璧打量了无谢一会,“你在花府也翻墙进出么?”

       “偶尔,”无谢只能嘻嘻一笑转移话题,“我住的那院子,是连大哥之前住的吧,我怎么能夺了您的住所呢?给我随便安排个院子就行。”

        “无妨,”连城璧收回目光,“我平日朝事繁忙,在书房里落榻的时间也多,你不必介怀。”

       此话倒也不假,花无谢入府这几日,连城璧只在第一天露过面,后来几日都不曾打过照面。

       “我这几日抽不出时间,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冰冰,她本是我娘的婢女,在府中已经很久,对一切比较熟悉。”

       连城璧身边立出一位面容姣好的丫鬟,“冰冰见过二少爷。”

       “冰冰姐姐,无谢就先谢过了。”

        冰冰愣了一秒,眨了眨眼又笑笑,“二少爷折煞奴婢了。”

        此时一个管事上前通报,“花府大少爷、三少爷求见。”

       (未完待续)

本来想多点再贴,今天电视剧频道放三花,也算是好消息~

评论(9)

热度(112)